宁静的倾听者


那一天 阴的天
你翘着脚 叼着烟 说你的故事
他的手一触
触动你的心
当他递给你那张纸巾


湿了的纸巾 是你的温柔
就算风干了 会有它的痕迹
它带给你 那一刻的冷静
说着说着 两行泪在我面前掉了
你赶紧用手抹掉那伤心的泪水
再次递给你纸巾
红红的双眼 为了他
傻女孩 别再哭了


等待的答案 像风筝越飞就越远
无期限的等待 那幻觉式的恋爱
要做个坚强的大树 就算风吹也不倒
曾经的爱 曾经的它 就让风带走吧

他把你从名单中消除了
你说很苦恼 对于他的动作
难道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我无言 你哽咽
手头上的烟 让我咳嗽
傻女孩 别再哭了

雨下的刚好
呢喃式的哭诉
宁静的倾听者


你会像那纸巾
纯洁的让人想珍惜
一定遇到 一定遇到
所以 傻女孩 别再哭了
笑着的你 才是最美的

328 五指清晰


328 熄灯一小时
830pm准时把灯熄了
很兴奋的参与了
虽然走廊的灯仍亮着(因为是政府开的。。。哈)
拿起相机 flash off情况下
拍下黑漆漆的画面
显然 并没有



伸手仍见五指   



这是935pm所拍的

和第一张照片对比

猜到有几家响应吗?

彩虹


老姐突然的大喊

大家都奔出屋外

哇 是 彩虹

目不转睛

回想上次看见彩虹是几久之前的事

却 怎么都想不起

蛮久了


紫色的天空 那一道彩虹

只不过短短的几分钟

它 慢慢的 慢慢的

七色消失在空中

下一次的偶遇 是几时?



 

散落

 


 

 

习惯性 事后省思
无助 无力 压抑
以。上。

散了一地的心碎
捡起后仍是支离破碎
依。然。


疯狂般的追逐
停下来后 静止
想。念


逃离  与世隔绝
理智胜于任性
讨。厌

渴望那刻能够响起
它依旧躺在浅灰色的沙发上
失。望


竭斯地里的哭泣
割破宁静的夜晚
静。谧

Face Off

经常在地铁里就会看到无数美女
有时候会想 这些美女怎么这么多啊 哈哈
嗯 左看 这个有点浓 
右看 这个 只有底妆没上色 
后面 嗯 太夸张了
再看看地铁门因为经过隧道而反映的自己 嗯 真朴素啊 不过 还是清纯(Tongue out
别人都说 女孩应该在上班的时候 化一化妆 就算不化妆 也要涂口红
可是 我已经工作数年 却少化妆 就连口红也没有


不知有没有问题叻 更夸张的说法是 有些女子 没化妆绝不踏出门(真的影响这么大??)
不过 的确有女孩啊 在交往了之后 会在半年后才让男朋友看看卸妆后的自己
所谓的解释是 半年后的大家都有了感情 就算看到不化妆的样子 虽然不能接受也会因为有感情而接受
(化妆还真的能影响一个人的审美观哦)


那天 看到那张朴素的脸 在想 如果补上一层底妆然后再化上薄薄的腮红 应该感觉不错吧 
然后 眼睛再化上流行的smoke eye 那就不错了 可是 都是想象
曾经一次出席朋友婚宴时 同年龄的朋友看到我 都说怎么没化妆啊 真没礼貌(化妆也是礼貌的一种哦)
结果 我的脸就交给他们去弄了 出来的效果 自己也吓一跳 但是 却有着另外一个的自己 是新鲜吧


记得在婚宴后 碰巧我生日 友人就送了一支eye liner给我 要我学习画眼线
起初 我只把那支笔放在某一处 话说一天 心血来潮 就拿来玩玩 用了很久的时间才成功画上了右眼
可是 感觉怪怪的 而且也画的不美 结果 就清洗干净 睡觉去
就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时 右眼却肿了起来 还是那种红红肿肿的 而且还流泪水 
幸好的是 我还认得自己


只是哥哥看到后以为我被谁打肿了眼 Disappointed
就因为那次 花了百多块去医眼睛 而且还作了会员卡 医生还问我为何这样 我说:“eye liner”
粉尴尬的~~哈哈 那次之后 那支画笔被打入冷宫了Wink


出来社会 好像都要带着一张面具 这样才能立足
两脸 的生存在这个吵杂的社会
戴着假睫毛 粉红的腮红 火红的口红 经过修饰的眉毛 穿上高跟鞋
喷一喷ANNA SUI香水 这就是所谓的自信?


无论何时成为那涂了颜色的人 希望两脸都是自己
没有改变 没有不同 只是多了颜色~~哈哈


 

 

***旧作 1208
***修      140309

房间淹水记

 

 

话说昨天就和7姐说今天想 焖薯仔 配饭吃
结果 就开开心心的出门去买配料啦
在买了荷兰薯 鸡肉后
看到超市的苹果
突然想起 冰箱里还有数颗苹果
好像也有数天了
结果 就突发奇想的想弄苹果酱

(其实昨天也有想到了。。总会忘记)Open-mouthed

这时候 踏出超市 天已经是黑过黑芝麻了Surprised
没带伞的我 还是相信 雨会在我买了面包
买了弄苹果酱的材料后而噼里啪啦的下Tongue out
( 我坚信。。。。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Wink

好啦 走进杂货店 就找肉桂粉
人家因为第一次弄啊 也不知道肉桂粉长什么样子
结果 就找啊找 还顺便拿起konyaku jelly粉 沉思中
沉思的os…..啊,好久没弄konyaku jelly了,好想弄来吃
(总会离题的女子)Embarrassed
继续沉思的os…..不过,又弄苹果酱又弄jelly不是很多,怕吃不完叻Sleepy

 

“小姐,找什么啊?”Eye-rolling
老板的一句话把从沉思中的我拉回现实
“啊,我要找肉桂粉。”
“哦,找肉又要贵哦,好。。”

哈哈,老板还会开玩笑呢
这时,已经听到外面滴滴答答的声音了

拿了肉桂粉和糖 付钱时还和老板哈拉一下
踏出杂货店时 倾盆大雨已在眼前
心理的os….好啊,这下好了,难得休息遇见雨天,舒服多了

就在我想继续逛逛时
就在雷声一声响后 “oh no,出门忘了把房间和洗衣间的窗口给关上”

话说碰上雨天 雨水就会很浪漫的透过窗口闯进去

结果 我就站在另一间的杂货店前
ngam ngam cham cham 思绪混乱


想起窗前的书 可爱的pooh 还有活泼的小青
“oh…不要。。。不要他们都遭殃"

可是 两手都是食材的手没有伞啊

好 我就走进watson看有没有伞买
里面播着最近惊传遭男友打的Rihanna所唱的Disturbia

心情就像那首播放中的歌一样
忐忑 快速的 希望眼前出现雨伞
但是 心理又出现os了。。。。要咩,为了短短的8分钟的路程就买一把十多块的伞,家里有几把了叻
是啦,在担心着房间淹水的当儿,也很理智的希望不乱花钱

经济萧条 用的每分钱都要深思熟虑的家伙Sarcastic

结果 天使与魔鬼的挣扎中 Disappointed
步出了watson 看到停在前面的巴士Surprised
嗯 宁愿花70sen的车资 宁愿滴几滴水(因为巴士停的地方有盖亭了。。呵呵呵呵)Angel
好了 向巴士安哥打了个眼色 。。。冲啊。。。。两手都是纸带 头发也乱 就这样冲上巴士
心理又有os了。。。真好,省下了雨伞钱,哈哈哈哈哈


下车后急急忙忙的冲回家
“塔。。塔。。塔。。塔。。”
用跑的 嘴里一直念 “惨了。。。一定淹了。。。”
结果 放下手里的袋 跑进房间
哇 果然不是蓋的 真的淹了 床也湿了

还好的是 书只是被沾湿封套 小青啊 pooh啊 都没事Open-mouthed
呼 松了一口气 只是脚下都是水

结果 就拿了mop抹啊抹的
耗了半小时 收拾残局


所以啊 故事教训我们
出门前记得关窗啦
看到阴的天 记得带伞

太阳很耀眼


第一次在他国出席签唱会
陈琦贞 难得的办签唱会
这不陈绮贞 很不陈绮贞
可是 却觉得很兴奋
这次算是第二次看到她
第一次是在很多年前的娱协奖
那时 她在台上唱“还是会寂寞”
今天 她持着“太阳”专辑到访
我手也握着“太阳”专辑
这是第二次。。。。



因为在开始前就有提了 三不 策略
所以就想大家是否可以这么乖的听话呢
准时6点 她步入场 二话不说
拿起吉他 说了句“我先适应场地”
就开始唱 After 17
很酷
结果 大多都很遵守约定
只是 在她出现时大家还是忍不住 按了快门
我也忍不住在 Flash Off  的情况下拍了( 因为难得嘛 )
过后 还是听话的放下相机 听她柔柔的声音唱歌
柔而有爆发力 



在唱了“让我想一想” “下星期去英国”
应观众要求 再唱了首 “太阳”
开始了签名活动
结果 顺着人潮走到视线已离舞台很远的地方排队
Little Jon先生很聪明 喝咖啡待散场前才出现拿签名
我却因为要感受那气氛 证明得来不易的感觉
所以 排了一小时。。。在阅着“后青春的诗”情况下



大家都很有耐心的等。。。人潮中的我
平静的等。。



一步一脚印
等了半小时了 。。。。 



看到舞台了。。总算。。。



排着望望 哦。。。发现小虎老师
拿起相机偷拍一下 ( 好像很变态 ) 呵呵呵呵呵



哦 越来越近了 心情仍然平静



要踏上舞台了 手握着专辑 依然平静

     

 Before                                                                After



托KK的福 上台两次 她都在签名后握手道谢
嗯 漂亮有气质 有才华



两个多个小时的等待 看见欣赏的歌手
得到亲笔的签名 心里好踏实



豆 不过你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最近额头满天星
之前要发作时 还嘴硬的以为没什么
也只不过热气嘛 多喝几杯水就好了
结果 辣椒每天往口里塞
然后 熬夜上网看书
好啦 等到豆豆真的出来了
这下才知道它的厉害
一发不可收拾 星星很多 
每天将溜海夹上来又伤市容
可是 不夹又会越来越严重
能怎么办呢 喝水吃水果喝菊花喝羚羊水
现在喝那些都好像于事无补了
朋友说 敷mask吧 不然就冲绿茶加盐 然后点在豆上
方法都用过了 可是还是这样
痒不能捉 梳头又叫痛
照镜子 这也不是当初的任性而造成的
加上嘴里还有白先生的存在
吃也难 不吃又饿
哦。。。。怎么了?
白先生好像一个月总会到访几次
每次在豆豆满脸 白先生到访的时候
总想吃nasi lemak
辣椒 每餐不能缺的。。。

哦。。。我想念辣椒


豆豆 算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