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関

并 非 不 喜 欢 了 的 那 些 歌

最近又找回了那张CD

那时候的自己 静静的戴着耳机

独自

在拥挤的地铁里 在拥挤的巴士里

听着陈绮贞的快乐

有时坐着 有时站着

她的声音陪伴了无数的夜 无数的早 无数的黄昏

然后 某一天 觉得‘听’的感觉不对了

还不是那时候听的歌 也同时装载太了多回忆

于是

我按了个停止键

静音了一两年

最近 又想起了那首歌

《旅行的意义》

于是 我再次按下了Play键。。。。

无题

窗外轰隆轰隆的响
室内滴答滴答的忙

犹如图书馆般的静

我对看了他一眼
他闪过了我的眼

是90后的问候?

继续滴答滴答的响
仿佛只有我们自己

仿佛

只有自己与自己

在对话